关闭

台州文史翘楚丁伋先生去世

2018-02-13 09:09:0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张亚妮

浙江境内的县市博物馆,论收藏出土墓志的数量,大概很少有地方可以与临海市博物馆相比。那正是因为临海博物馆有个临时工,即台州文史界老前辈、有“三台博学数丁公”之誉的丁伋。

昨日中午12点02分,丁伋先生在临海中医院驾鹤西去,享年91岁。

他是台州文史的“活字典”

丁伋先生点校了《台州墓志集录》、《临海墓志集录》等诸多作品。《台州墓志集录》是上世纪80年代的“内部出版物”,录文、点校一丝不苟。《临海墓志集录》是正式出版集,著录临海境内2001年之前出土的古代墓志,绝无遗漏。丁伋先生做事,细致牢靠。

丁伋先生读了一辈子的书,研究了一辈子历史,尤其是台州地方志。在临海市博物馆的帮助下,他出了一本书,叫《堆沙集》,将其重要研究成果凝聚于此。《堆沙集》收录丁先生毕生研究台州地方文史的心得,涉猎极广,从史事考证到地方戏曲。他的学术研究,只凭兴趣所至,少有规划的痕迹,带点旧时代旧文人的“落伍”的习气。

但是人们说,在台州文史界,以丁公为翘楚。

丁伋先生1928年出生于临海城关。这位台州大儒属龙,只念过五年小学。他于1949年参加工作,后因当时的政策而赋闲在家。上世纪50年代初,丁伋先生结识了从杭州归乡的台州近代著名学者项士元,从那时起,他开始阅读大量古今文史书籍,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教育、人物等,在浩瀚资料中,有全国的、浙江的,更多的是台州的。

项士元想培养他,就推荐丁伋去参加省文物系统的培训班,虽然最后丁伋没有去成,但由此可见两人情分深厚。

1983年,丁伋因学识渊博,经图书馆老同志罗昌云推荐,进入临海市博物馆工作,用工性质是临时工。他的主要工作是做文物普查资料、文献资料等整理工作。这一做就是30多年。

临海市博物馆原馆长徐三见,是丁伋先生昔日的领导和同事,也是最熟悉丁伋先生的人。徐三见说,丁伋先生在台州地方史方面的学识已经无人能及,他早年记忆力极强,能随时回答别人提出的各种问题,因此被称为“活字典”。

“丁伋先生对台州地方志的研究和贡献极大”,徐三见说,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全国各地开始重视研究古志和编修新志,台州也不例外。为了做好这项事业,丁伋先生花了半年时间,对台州历代的志书进行了勾稽、研究和考证,终于写就多达4万余字的《台州方志述略》,从而填补了台州方志发展史的空白。

为写好这本书,丁伋先生研读了24种志书,其中仅府县志就有70部左右,加上村镇志、山水志、寺祠志等,总数达150多部。

说丁伋先生是不折不扣的学者,一生别无所求,惟有学问,毫不夸张。中华书局本《谢铎集》2002年出版,是学术界的一大幸事。丁伋先生阅读一过,随手摘出的错误有600余处,涉及到了校书的几乎所有方面。就文字而言,误字、衍字、脱字、倒字等错误,无一不犯。

“我们平时在一起,都是讨论学问。他的古代汉语基础是最好的,记忆力也特别好,问他什么,随口回答出来。不仅是临海,温岭地方志、台州地方志,只要是地方研究的事情,都会去请教他。”徐三见说。

一生未婚,醉心学问

大家称呼丁伋先生是台州最后一位传统学者的代表人物。这位大家,就住在博物馆的小屋子里,潜心做学问。许多拜访过丁伋先生的人都有过这样的回忆,丁伋先生的书房兼卧室是一间很小的平房,一张床铺、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边上都是书。丁伋先生坐在小屋里,裹着旧式大衣,伏案翻着一本破旧的书。小屋光线昏暗,只看得清小窗下一张粗陋的书桌。

丁伋先生一生未婚,因此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外人看觉得这黑暗的小屋子与老人的学识不匹配,他自己住得自得其乐,将自己一生的精力都奉献给了台州文史。

至于丁伋先生为什么没结婚,这个谁也说不清楚。当年的丁伋先生待在家乡,整日读书,未必看得上寻常的乡间姑娘,而姑娘也未必看得上学问很好、却不太讲究穿衣吃饭过日子的丁伋先生。后来,临海有人给丁伋先生介绍对象,他也不愿意。就这样,一辈子打了光棍。

丁伋先生就一个人一天到晚在自己的小屋子看书读报,整天就是读书、抄书、写东西。

他有个妹妹,住得离临海博物馆很近,平时丁伋先生就在妹妹家吃饭,他可以说也是妹妹家的编外人员。

丁伋先生“好静不好动”,他不爱出去参加活动,平常就躲在小屋子里不出来,唯中午一次、晚上一次,要走七八百米,到妹妹家吃饭,这两趟来回,算是老先生所有的运动量了。

大前年,丁伋先生摔了一跤,腿脚走不动了,妹妹的女儿女婿就把饭送到临海博物馆给他吃。前年,临海博物馆出资将丁伋先生送到一家养老院安度晚年,饮食有人照料,娱乐也有,条件比较好。

除了读书读报、做做学问,丁伋先生还爱抽烟喝酒。他一天要抽两三包烟,喝的是白酒,一次喝半斤,随着年龄的上升和身体素质的下降,慢慢少了,去年,每次他就喝一二两。

徐三见说,去年住院,丁伋先生在医院不能喝酒抽烟,他就受不了,闹着要回来,后来身体稍微好转一些,果然就提前回来了。

丁伋先生在时最爱问人“最近淘到什么”,他经常说,我要为保护临海文化尽自己的力。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