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节目回顾    
姓名:刘青
性别:
单位:台州市国家税务局
2001-2015年间,刘青以一名民间公益人的身份,七次进入玉树灾区,两次进入雅安灾区,三次进入鲁甸灾区,资助贫困学生9人次...更多

刘青在鲁甸灾区发放物资

刘青在台州市慈善大会上发言

刘青在第三届浙江慈善大会上发言

刘青在玉树灾区开展医疗救助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网上会客厅》系列访谈——《台州红人馆》,在节目当中我们将会邀请到我市一批优秀先进的党务干部,来与广大网友们在线交流。首先欢迎本期节目嘉宾 刘青
刘青: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刘青不好意思在节目的开头我对你的介绍比较简单,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在前期采访我发现你有着众多的身份和头衔,我实在很难用一句话概括。所以我想了解一下,你在第一次跟别人见面的时候一般会怎样来介绍自己?
刘青:我觉得这个可能要分情境了,比如说今天我穿着一件税务的衣服,我会跟别人说,我是台州市国家税务局机关党委办公室的一名专职的党务干部,那如果是在外面做公益的过程当中,我会跟大家介绍我是台州市的慈善形象大使,台州新公益的一个创始人,那如果是在地震的时候,我会跟大家说我是卓明灾害服务中心文案组的成员,也可能是前方民间协助大本营的救灾工作人员,可能要分不同的情境。

主持人:我们都知道作为党员干部事事都要冲锋在前,包括做慈善做公益。那你第一次参加这类活动是在什么时候?
刘青:第一次应该是在2001年的11月份,那一年正好就是当年李嘉诚基金会,在上海弄了一个全国年养服务医疗计划,在新华医院成立了一个年养院,他主攻的就是临终关怀和疼痛护理。所以那个时候我正好考入第二军医大学,所以也是跟我的专业相关吧,所以我那个时候第一个想法就是抱着看看我的专业可以在社会上能做什么进去的。没想到,一干就在临终关怀这个行当里干了五年,所以亲手送走了大概有40多名的临终关怀病人。

主持人:从那一年开始到现在总共是15年时间了,你有没有数过你参与的慈善项目有多少个?
刘青:如果我自己算的话,估计有24、25个

主持人:这些活动中有些是你参与的,也有你本人发起的,印象最深的是哪一个?
刘青:如果说我在公益上做的真正有理念有想法的事,估计还是2010年4月玉树救灾。因为我们2006年4月开始关注玉树这个地方,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玉树的时候我们已经进入过玉树了解了当地的情况。所以在2010年玉树发生地震的时候我们当天晚上出发,历时46个小时到达玉树进行救灾。那次我们亲临现场,见证了灾难对生命的破坏,以及生命面对灾难时表现出的顽强。

主持人:活动当中你感觉遇到的最大感触是什么?
刘青:我觉得大家对于地震映像最深的可能是08年汶川地震,汶川地震的时候我是在后方,因为当时还没有转业,就没上去。但是报纸上、媒体上,包括身临现场的许多人都对我讲述着人群当中弥漫着巨大的悲哀,到处都是哭声、喊声、恐慌的感觉。但是当我进入玉树的时候,我发现这是一个有巨大信仰支撑的地方。我在地震发生46小时之后进入灾区,听不到一点哭声,虽然空气很压抑。你能看到那些人,包括藏族、解放军,还有公益人员,一直低着头在挖,挖尸体、救人,我感觉不到他们是无助的。那天我感受到了两个字,就是希望。

主持人:有些人说慈善活动最大的困难是资金,只要有了钱我也可以做,对于这一观点你同意吗?
刘青:我想很多人是把慈善和公益两个词搞混了。最早的时候,我们一开始讲的是做慈善活动。慈善可能针对更多的是弱势群体,比如老人、孩子。但是公益,我个人认为是解决社会问题的,也就是说你只要在社会上引起一个社会需求,那么它就可以成为一个公益活动来进行,比如不要随地吐痰,比如过马路要看红灯,开车不要随意按喇叭,这都可以成为一种公益的向导去做。所以我觉得现在提出的一种概念叫微公益是真的很有道理的,我们的一言一行可能都在体现这公益的理念。所以现在做公益和以前慈善最大的不同在于,今天的公益是人人公益,社会公益的一部分。钱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但是我们随手的行为,我们的理念,包括我们想这样去做的责任和担当,才是公益最大的组成部分。

主持人:在做节目之前我也翻看了一些网上关于你的新闻报道,也有些网友跟帖开玩笑,说你是“不务正业”,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刘青:其实“不务正业”这个词你应该怎么去理解它,我首先认为我自己是非常敬业的税务干部,像我每天8个小时是从事党务工作,自从我2012年进入市局,做转职党职干部4年了,这4年在很多领导的支持下,在同事们的帮助下,我们国税在党务上应该是取得到了很多的成绩,比如像创新的优秀项目,像优秀的党组织优秀的党育,像这一类的已经在我们的荣誉室里几乎挂满了,而我本人的话我专题的论文曾经拿到中央国家公委的一系列奖项,包括紫光阁的征文比赛也被《求是先锋》收录过,所以在8小时之内我是非常敬业的人,在8小时之外,对我来讲属于另外一个空间,属于公益的空间,像我们单位的保安会很恨我,因为在凌晨一两点会叫保安过来给我看门让我走下去,所以在单位之外,本职工作之外我其实也在寻找一个平衡,比如说在2013开始,我们在台州自然总会底下设立了“台州国税穗基金”,主要目的就是想把最早我们说的“为人民服务”,现在我们提倡的“服务型党组织”包括像“优秀党员进社区”把这一系列活动融入到我们国穗的日常活动中去,尤其是建设公益性穗文化过程当中,穗基金其实去年获得全市党建创新工作优秀创新项目,也入选浙江省国税系统创新项目库。它其实主要目的也就是跟我们的公益理念有关系,然后我正好是把我这么多年在公益上的经验融入到穗基金的操作过程中去,然后带领着我们单位年轻的干部一起在工作之余从事公益的活动,而且也得到了单位同事很大的支持,每次有这样的活动报名都非常的踊跃。

主持人:尼泊尔地震期间,你也在参加另外的慈善公益项目,那段时间你看起来人也比较憔悴,睡眠时间也比较少。
刘青:对,那段时间其实是这个样子的,这是我们中国第一次比较大型的一个对外出境救灾,当时我是中国社会协同组织上一个叫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文案组的成员,我们组的主要工作就是获取前方的信息来制作成为信息简报——灾区救灾简报。来告诉前方的人,你们往什么地方去,要携带什么样的装备;告诉后方的人,前方需要什么样的物资,你们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可以运进去,这就说明一个问题:救灾不一定要在前线,在后方做好本职工作也是救灾,尤其是如果你不能够进入救灾平台里面去,你在后方做好本职工作也是一种救灾。

主持人:那你觉得做这么大的牺牲值得么?
刘青:我曾经和别人形容过我的公益之路是这样走的,最早的时候,当我刚穿上军装的时候,那时候17,8岁的女孩子其实想去寻找一下自己的方向,就是想知道自己的方向在什么地方,然后(慈善)做到后来就成了一种快乐,一种力量;然后再做到后来是责任和担当;到现在已经是一种习惯成自然,正如您刚才说的,会上瘾。

主持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八零后逐渐成为了这个社会的主力军,你也是八零后同时你也是一名党员,你对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刘青:其实在最早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做多少事情能够走多远能够承担多大的力量,也没想过自己能够走到今天。但是当你把这15年来发生的事情慢慢的回忆一遍,你会发现其实这个时候上总是需要有人承担责任总是需要有人先走出去。我感觉我是很幸运是最先走出去的那批人,我们以前不是有句话吗?我想影响整个世界,最后发现影响我自己就可以了。 但是我现在发现我正在影响我身边的人,把他们的社会责任感、社会担当感影响出来,然后把他们作为80后的力量梦想、信念给激发出来之后,就会发现自己像一个萤火虫,像一座桥梁,走过去会是一个花开的世界。

主持人:如果说我们的一些网友看过我们的节目后也想参与到这样的公益中来,那他们需要做一些什么事情?
刘青:我们一开始不需要把事情作的很大,不需要把事情作的多么崇高,就从自己身边开始做起 从不吐痰不闯红灯开始,然后从告诉身边的人从不吐痰开始不闯红灯开始,然后一点一点的感受到公益带来的广阔空间,感受到公益带给你这种对于世界和人的一种宽容体谅。你会慢慢的感觉到低下身子更认真的生活,你什么样世界就是什么样。

主持人:用自己的爱心帮助身边需要帮助的人,这样我们的社会将会更加美好。在今天节目的最后我们要再次感谢刘青来到我们的节目当中,各位网友如果有任何意见或者建议,欢迎登录中国台州网、新曙光论坛来发帖,本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中国台州网 2015.6
Copyright © taizhou.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中国台州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