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80后”李少春成为台州戏剧服装加工技艺传承人

2018-01-13 09:04:0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孙明辉

李少春和他的“梨园春”

2016年10月,“第八届浙江·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在杭州白马湖国际会展中心举办。在“非遗薪传”——浙江传统服饰展评区,一件“大红龙袍”引人注目。这是舞台上表演用的戏服,胸前的金丝绣成的盘龙。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一位杭州资深戏装的老先生,戴着老花镜看了又看,这件龙袍的剌绣是机绣与手工绣相结合的手法,呈现出别样的效果。这件作品荣获了博览会的“优秀作品入选奖”。

殊不知,它竟然出自台州路桥的一位年轻人之手,他叫李少春。

2017年5月,李少春被列入台州市非遗代表性项目戏剧服装加工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也成为台州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十里长街的戏剧服装店“梨园春”

路桥十里长街,有一爿专做戏剧服装的店,名叫“梨园春”,店面不大,店的主人就是李长春。

李少春,是一个白白净净,又有些青涩的后生,与京剧名角李少春同名同姓。他是戏服加工的手艺人。他老家在嵊州的黄泽镇,这是一个与戏剧有着渊源的小镇。他的上几代人都是与唱戏有关。爷爷曾是戏班的班主,奶奶曾是挂牌的当家花旦。父亲12岁就考入一家京剧团,他凭着自己舞台经历和美术功底,开始从事戏剧服装加工,很快成为当地一位出名的手艺人。那时,传统戏开始恢复上演,乡村剧团如雨后春笋。而许多剧团的戏服都在“文革”中付之一炬,得尽快赶制戏服,父亲的活多得简直来不及做。李少春十来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学做戏服。

李少春第一次来台州路桥十里长街,还是一个15岁的少年,他是来给戏服商送货的。下了车,眼前是车来人往,十分喧闹。那时,繁华的十里长街开了四五家经营戏服的店。可到这里开自己的戏剧服装店却是2004年。一天,一个画舞台布景的朋友给他来了电话,说刚在路桥老街开了一爿店。他一直在路桥这边跑,知道台州这边剧团多,演出多,再加上老婆也是台州人,于是他放弃黄泽镇而来到路桥十里长街,开下了这爿“梨园春”,楼下两个柜台,楼上一台缝纫机,专做戏剧服装。毕竟不是他父亲那个年代,戏剧不再火热,生意不多。开店头一年,除去房租,日常开支,没赚到钱。

在戏装行摸爬滚打二十多年

每天,李少春打开店门,推开格子窗,街上的喧哗便扑面而来。电动车、摩托车在石板街上,穿梭不已。可他却在案板前,铺下一大块的红绸绿缎,拿起剪刀“刹刹”地裁剪。他的身后悬挂着一件件的戏服,姹紫嫣红。日后,这些光鲜的戏服就会在舞台上,就会附着生命一般,与身着它的角色一起,演绎着一幕幕悲欢离合。

戏服俗称“行头”,是戏曲演员塑造角色形象的艺术手段之一,如果没有戏服,最有本事的演员也不能在舞台上光彩照人。传统戏服基本按照古代服装礼制的规定制作。舞台上的老生、小生、青衣、花旦、丑角……,每个角色都有特定的戏装,在颜色、形态有很多讲究,如大蟒就有黄、红、黑、白、绿,称“上五色”……每件戏服均与剧中的人物相配,不得僭越。

做戏剧服装的师傅,首先要懂得戏剧,戏剧里什么行当,身穿怎么样的服饰,都十分清楚。同时还要有美术功底,会画稿,人家一说,没几下就能勾画出戏服的样稿。每件戏服都要经过设计、绘图、下料、刷样、绣花、上浆、裁剪、缝纫和熨烫等多道工序。做戏服的师傅还要会制作道具,头戴的头盔、帽子,脚上的靴、鞋子,背上的插旗、手中握的各种兵器,都要会做。在李少春看来,做头盔比做戏服还要繁。

李少春是一个做事特别“较真“的人。一天,两位来自江西婺源的客商来到他的店里,携带一件表演戏服是清末年间的作品。要求按原样重新复制。可是他们从苏州到上海,一路跑下来,竟然没有人接活。李少春轻轻将老戏服铺展开来,虽然戏服尽管已经破烂,颜色也已黯淡,可是做工很精良。李少春决定接下活来。可是剌绣时,却发现绣线的颜色,怎么看都与原来的不一样。原来,戏服上的绣线是人工染色,而现在的绣线都是机器染色。人工染色的绣线,市场上早就不见了。较真的李少春还是不甘心,四处求救。客商也说,实在没办法,也可以用机器染色的绣线。戏服复制终于完成了,可绣线却让李少春总觉得一丝丝的不完美。

戏服也讲个性化

早几年,戏服按行当可以统一制作。随着时代的发展,对戏服的需求,也越来越趋于个性化,拿照片来店里量身定制的,也越来越多。一些剧团的名角,为了使自己在舞台上光彩照人,不满足剧团提供的戏服,都会置办属于他自己的“行头”。还有一些戏迷票友也会置办属于自己的戏服。这几年,李少春接下了许多量身定制的活。量身定制给戏剧服装制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件要针对演员的高矮肥瘦作一些改良,扬长避短,遮去演员自身的不足,更美地展现演员的形象。李少春说:“客户需要什么样的东西,有什么构想,有什么样的需求,他只要对我讲得清楚,我就能帮他做到,满足到他的要求,达到他心里想要的那个效果。”

一次,一位来自温州的后生走进“梨园春“。他是一位越剧票友,手里拿着一张剧照,要求按剧照上的小生戏服样式,给他制作一件。李少春打量了眼前这位后生,个子不高,有些壮实,而照片上的是一位身材清瘦的演员,距离比较大。李少春量了量他的身材,按剧照片画了一个初稿,尽量避开他的壮实,而表现小生的玉树临风。当温州的后生穿上这件戏服,惊喜万分,拉着他的手说:“小师傅,谢谢你,你帮我完成了一桩心愿!”

想去外地拜师,提高技艺

去年10月31日,“浙江好腔调”和合戏韵·2017台州传统戏剧展演在台州学院开演。演出前,李少春特地跑到后台,因为今晚上台的演员,就有穿他制作的戏服。

几年下来,他的“梨园春”渐渐有了名气,他提供戏服的剧团,有台州的乱弹剧团、宁海的平调剧团、绍兴的绍剧团、新昌的高腔剧团、金华的婺剧团。今年八月完成的几十套戏服,是为永康市婺剧团的大戏《清正胡公》订制的。当然,大多数是一些不知名的民营剧团,不仅有省内的,也有省外的。有的打电话来,也有的上门来。

作为一个养家糊口的手艺人,李少春也要考虑自己的生意。如今是网上销售的时代,戏服在网上销售的也很多,价格低廉,市场竞争十分激烈。李少春也知道,网上的戏服在布料和制作上不能与他的戏服相提并论,可不得不考虑戏服在网上的价格,不能拉得太远,否则,生意就要跑光了。

李少春很想去外地多拜几位做戏服的老艺人为师,提高自己的技艺。父亲对他说:“手艺人就要做到老,学到老。”作为一名非遗代表性传承人,李少春也觉得有义务将这门手艺传承下去。这几年,他也带过不少的徒弟,有几个颇有灵性,最后还是走了。在李少春看来,做戏服不仅要有灵性,还要有定力。

十里长街每天迎来喧嚣,“梨园春”每日照常开门。作为一位80后的年轻人,李少春也曾憧憬过到大城市闯荡一番,也有人向他推荐去省城的小百花剧团,做一名戏剧服装设计。可他终究都没去。在他自己看来,已经习惯了这种做戏服的日子,能在这一行相守,就是一种使命。说起未来的打算,李少春眼里闪烁着憧憬,笑着说:“我想在台州建一座戏剧服装展示馆,或是博物馆,供更多的人了解或学习戏剧服装的技艺,感受戏剧服装的魅力,不过,现在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梦想,我会努力的。”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