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姓氏,让我们记住回家的路

2017-09-11 10:32:2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赵宗彪

“请问,贵姓?”是我们与陌生人之间的第一个问候。

“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是我们的传统。姓与名,是文明社会个体的符号,也是个人最重要的社会标识。

历史,都是个人的历史。每一个人的家史,就是一部姓氏史,也是一部国家的历史。我们只要上溯几千年,都会找到共同的祖先:炎帝和黄帝,我们都有着共同的根。

姓氏,是寻根溯源最有效的线索。

台州目前有六百多个姓,绝大部分从北方南迁而来。这里曾是百越的故乡。但现在纯粹的百越族群已经没有了:大部分迁徙了,留下的,都同化在我们的血液之中,和我们合而为一了。

姓氏是流动的,从来没有静止过。台州的姓氏从几十个,发展到现在的几百个,说明人口流动的加快、经济交往的频繁。现在户籍在台州的六百万人中,有一百多万人长期在外,他们的子孙未必就会回到故乡;现在户籍不在台州、但在台州生活的一百多万新台州人,他们是未来的本地人。

我们继前三年的《台州边界行》《家园》《台州江海行》之后,今年推出《百姓台州》,是为了展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普通百姓的生活状况,描绘“和合圣地”上平凡台州人的喜怒哀乐,既记录他们的历史,也为后人留下当代人姓氏源流的资料。从长远看,记者就是史官。

有人说,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有的是祖先崇拜。祖先崇拜就必须重视家庭血缘的传承关系。

世界上没有一个民族,如中国般有如此多的家谱,如此重视自己的过去。世界上最完整最详细的一个姓氏家谱在中国,那就是孔子的家谱。延续了两千五百多年而不间断,可称之为奇迹。青史留名,家谱留芳,是所有人的目标。

姓氏,让我们记住了曾经的故乡,记住了回家的路。

现在生活着的人们,血管里都流淌着英雄的基因:在漫长的社会变迁中,各种疾病瘟疫的考验、战乱饥荒的淘汰,每次的改朝换代,几乎都伴随着大小灾难而来,在这些自然和人为的灾难中,许多人都会死去,我们都是幸存者的后代。

每一本家谱,都记录了先人艰难谋生、迁徙的历史,也记录着家族的辉煌和衰落:大书特书的,是取得功名、受到朝廷表彰、得到了官府的职位。一个地方的家谱,反映着一个地方的经济社会面貌。研究地方历史和中国文化,如果离开了浩如烟海的家谱,就无法完整。

我们是个早慧的族群。

农耕文明要求人们团结协作、共同抵御自然灾害。同姓聚族而居,是最明智的选择。因为血缘关系,是人类最基本、最神圣、最牢固的人际关系。而各姓之间,通过联姻、联盟等关系,又结成一个个更大的社会利益圈子。在台州,我们现在的姓氏,只要上溯几代或几十代,全都是亲戚。一个姓氏,其实也是一个休戚与共的利益共同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也因此成为社会常态。残暴的明成祖朱棣杀害不肯做帮凶的台州硬汉方孝孺,就灭了方家九族和他的学生共八百多人。当地的方姓,基本都难逃灭顶之灾。

专制时代,人分等级,讲究血统,事实上姓氏也分了等级。魏晋时期的门阀制度,是最明显的标志。“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势族。”我们一般通行的“赵钱孙李”《百家姓》,因为编于宋代,赵氏就成了雄居首位的“国姓”。社会的进步,就是追求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也是姓氏的平等。这种平等,只有到了现代社会,在工业化的背景下,才得以实现。

台州是“和合圣地”。“和合二仙”寒山、拾得即生活在这里。台州人不但有和合的理念,更是将和合的理念融汇于日常的生产和生活之中。台州人多聚族而居,更多的村则是数姓同处,或者从一姓变多姓,但都和睦相处。记者到各地了解村史、家族史的时候,各姓之间和衷共济的事迹比比皆是。

如果没有文字记载,我们很少能够记住三代以上祖先的事迹。

家谱是一个家族的历史记忆,也是社会价值观的直观表达。我们看家谱,每一个家族,都有着显赫的先祖。刘姓多是汉高祖的后裔,李氏必定是唐太宗的子孙。攀附名人,是历代修谱中经常出现的现象。

《三国演义》中,吕布为人所诟病,因为他曾先后拜丁原、董卓为义父,所以人家骂他为“三姓家奴”。一般而论,谁都不愿意改变姓氏。光明磊落地亮出自己的姓氏,是大丈夫应当遵守的伦理准则。这也是为什么几千年来,一些小姓、偏僻用字的姓氏,依然能够存在的原因。

前几年,我去司马迁的故乡韩城朝圣,到了他的老家徐村,此村的司马后裔都姓冯和同,因为东晋末年,司马家族面临着灭族的屠杀,他们只好改姓外逃:司字添一笔成同,马字添两笔成冯。两千多年来,两姓人的宗祠同奉司马迁为始祖,两姓间一直不得通婚,直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这个禁忌才打破:早就走出五服了,符合《婚姻法》。

我们不能完全从生物学、遗传学去分析和论证姓氏。从来没有一个人,将历史上的坏人认作自己的祖先。这是一种文化和价值观的认同。从现实上说,皇帝对功臣的赐姓、少数民族汉化后的集体取汉姓,为避灾难不得已的改姓,还有民间的过继、入赘、兼祧等现象,时常发生,所以,要从某一个姓氏上确保几百年上千年的血统“纯正”,确乎比较困难。我们翻看史书,按照当时的价值观,历代王朝都有贪官、奸臣、酷吏,但从各自的家谱上,看到的都是好人。难道“坏人”都从人间蒸发了吗?因为我们有一个为尊者讳的“潜规则”,没有一本家谱,会将自己的祖先写得难堪,我们所看到的祖先,都是好人。

清代一秦姓人到杭州,专门去祭拜岳飞墓,写下了“自从宋后少名桧,我到墓前愧姓秦”的诗句。对这位秦姓人,倒因此而有了好感。

个人是历史长河中流动的沙粒。姓氏,也同样是被洪流带动着的巨石。故乡,是祖先停留的最后驿站。我们一直不断地寻找故乡,又离开故乡。

我们面临着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在工业化、城市化尚未完成之际,信息化、全球化的浪潮又扑面而来。人的流动性更大,在一个地方居留的时间大大缩短。方言在消失,饮食在同化,山河在改变,城市在加速乡村社会的消亡。传统意义上的故乡,正在消解。相对而言,我们的姓氏,却很少改变。它比故乡更容易引起人的共鸣,更容易找到自己的归属感。

姓氏的流动是社会的常态。如果当代与过去有什么不同,那就是,过去的流动范围,基本上不会超出汉语文化圈。而现在的范围,则是地球的五大洲了。文明的交融是不可阻挡的潮流。当地球村从概念变成了现实,怀旧的概念也将变化。

不论世界怎么变,我们至少应该把姓氏的历史记住,也就是把根留住。同不断变化的故乡相比,姓氏相对不会变。能够认真重视并修订家谱的,我们可能是最后的一代人。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通过家谱就可以知道。过了若干世代,我们的后人可能移居海外,能够知道台州故乡的线索,也就只有姓氏了。姓氏里一直流淌着文化的血脉,

这,也正是我们开展姓氏寻根之旅的主要原因。

根据台州市公安局人口服务管理局提供的数据,近五年,按照台州各姓氏的人数总量排名,前十位姓氏依次为陈、王、张、李、林、徐、杨、金、郑、叶。

其中,陈姓人口数60万余,王姓人口数今年突破50万,张姓人口数保持在29万上下,李姓人口数已超27万,林姓人口数26万余。

千百年来,不同的姓氏,不同的家族,陆续来到台州,在台州大地上定居下来,生产生活,磨合交流,共生共荣。

我们沿着姓氏追溯而上,去寻找祖先的故事,以及他们代代流传下来的文化基因。 9月15日,敬请关注……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