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胡宝军:写红剧源于他的英雄情结

2017-09-09 11:27:5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陈剑 胡珂溢

主席台人员,左二为胡宝军

八月的盛夏,美丽的杭州西溪湿地麦家理想谷,“名家演讲+对谈”活动正在进行。

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台州交通文联副主席胡宝军,带着他的新作,一部由中国电影出版社新近出版的30万字长篇小说《红色绝恋》,应邀前来与读者见面。麦家助理家骏和一些作家、编剧参加了作品对谈,来自全省的近百位文学爱好者参加。

写出了民族的

刚性与血性

“一个民族不能没有刚性与血性,他写出了这个民族的刚性与血性。”中国网络影视编剧联盟主席、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杭州市作家协会影视文学委员会副主任,创作《隋唐英雄》、《双枪》、《游击英雄》等多部电视剧的编剧骆烨说。

“近期大家都在争相观看《建军大业》、《战狼2》等影视剧,《红色绝恋》若能如愿拍成电视剧,也将是一部能引起共鸣的主旋律作品。”《品味》杂志副总编、浙江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创作《聊斋先生》、《中国母亲》、《济公新传》等多部电视剧的作家、编剧杜文和说。

“刚刚过去的八一阅兵,非常振奋人心,这本书启示我们现在应该怎样看待英雄、崇敬英雄。” 浙江省交通作家协会秘书长陈爱说。

还原不为人知的传奇故事

据了解,《红色绝恋》,是一部传承红色基因,充满正能量的长篇军事小说,由作者60万字电视剧本改编。主要讲述了一代英雄、满门英烈的故事。作品以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秋收起义、井冈山根据地、中央苏区红军反“围剿”、长征到新中国成立等历史为背景,以江大桥、江大河俩兄弟与杨梅、杨桃俩姐妹间的凄美悲壮爱情为主线,通过撼人心魄的革命爱情、亲生骨肉的生死别离、兄妹间的悲欢离合,展现那个血与火的岁月里,江大桥面对敌人的一次次疯狂围剿,面对一个个亲人被捕牺牲和失散,面对一次次党内沉重打击,在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面前,为党、为信仰、为解放,依然信念坚定,忍辱负重的革命胸怀。

与以往许多写英雄传奇的故事不同,该作品着重从“情”字出发,以爱情、亲情、骨肉情“三情”为视角,还原那个特殊年月,一代伟人和红军将士一些不为人知的传奇故事。与会专家纷纷表示,作品以丰富的史实、生动的故事、富有表现力的手法,写出了血色年代里的英雄往事,写出了一个民族的血性与刚性。选择这样一个题材并不容易,因为写英雄的浴血奋战不难,但写好英雄的情感就难了,而作者从“三情”入手,来演绎这个题材,更是独辟蹊径。

《黑樱桃》曾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

“我是带着一种强烈的感情来写这部小说的。在我的心里,永远有一个对英雄的情结,对领袖的情怀。”胡宝军说。

据介绍,他17岁投笔从戎,曾参加老山前线自卫反击作战,军旅20余载至团级军官中校军衔,长期从事军史研究和部队政治思想、宣传文化等工作,曾先后创作出版了《黑樱桃》、《谁是内鬼》、《阿静嫂》等影视剧本和小说作品,其中50万字长篇小说《黑樱桃》曾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

为写好这部作品,胡宝军研究故事中的主人公20多年,其研究资料几米厚,用了十多年时间,行程几万里,前往主人公战斗过的湘江两岸、川北大草原、井冈山、延安等地实地考证采访,踏着英雄的足迹寻求领袖的情怀。尔后,又历时6年,完成了60余万字的作品初稿。

多了血性刚毅与飒爽英姿

“比起《黑樱桃》,《红色绝恋》似乎又多了几分血性刚毅与飒爽英姿。”胡宝军描述道。

整个故事用铿锵有力的笔触构建了战争的大框架,用细腻、温情的文字描绘了一个真情英雄江大桥,几名传奇女子杨梅、杨桃、江优子、枇杷、伍真真,以及江大河、江大路、杜家豪、陈为、毛豆等一群血性男儿。揭秘一代英雄、满门英烈,他们的传奇人生,惊险而又神奇,真实而又神秘的传说。

从江大桥与两个妻子的悲欢离合,与兄妹、亲生骨肉的生死别离,与战友们的患难与共,细致解密江大桥的家庭、个人和红军将士那段历史真情真相,将战争中的英雄爱情、亲情、骨肉情、战友情进行深度刻画,不仅写出了英雄的内心世界和革命情怀,更让人深刻了解和认识英雄家庭的牺牲奉献、英雄人生。

让严肃的主旋律活跃起来

“除了写实的表现手法外,我在利用人物结构推进故事上,是下了功夫的,这就是以虚见实。本着以史为据,在注重把握历史节点,关键细节写实等前题下,将虚构人物与现实人物交织在一起推进故事,用严谨的创作态度,让严肃的主旋律剧情活跃起来,生动起来,是另一种真实。”胡宝军说。

如剧中枇杷、毛豆、山炮、大黑斑等虚构人物,看似是小人物,却在剧中起着很重要的勾连真实人物,增强故事、强化情节的作用。尤其在本剧虚构的小人物中,即便有很少戏,甚至只有一场戏的小人物,也有一个完整而有视觉冲击的精彩故事。

这正是在一些现实人物身上难以直接表达和呈现的,但却关联现实人物。这些小人物的出彩,更能映衬主要人物和真实人物,而不是“抢戏”。如石头和宋嫂、刘小兰和刘铁、刘小山和刘钢,以及大井子山的王嫂、敌兵歪脖子、敌县长老婆等,这些小人物戏很少,有的就一场戏、几句台词,却都有着一个精彩的故事。

文戏武戏相搭档

“其次,在故事脉络上注重主副交融。”胡宝军说。

作品除了铺设江大桥与杨梅这条主线外,还设计了叶子、江优子两条大副线,以及前面杜家豪与伍真真,后面江大河与杨桃,及上海的大宝三兄弟,还有后面的枇杷等这几条小副线。叶子这条副线以与江大桥的夫妻悲欢离合为主,对江大桥的爱,对他的担心挂念,以及在白色恐怖下,地下工作和生活的惊险。而江优子这条副线则以惊心动魄的抓捕与反抓捕为主,杨桃和江大河、大宝三兄弟及伍真真这几条小副线主要是展现生死别离和生死绝恋。可以看出,通过主线与副线相互交融,既各显精采,又相互衬托,在故事与情节上更为出彩。

“另外,这部主旋律的红色作品,尽管主要是写英雄的亲情、爱情、骨肉情、战友情的情感戏,但要表现这些情感,离不开当时血与火的历史背景,也就是在当时那种腥风血雨的斗争环境,和枪林弹雨、刀光剑影的战争场面下,不管是写江大桥的武装起义、反围剿、长征,叶子的地下斗争,江优子的游击,还是杨桃的吞金审讯等等,都离不开惊险、激战、凶残。”

作者用了大量的动作戏,用了近一半的剧情写武戏,用动作强化情感。作品呈现有大场面的攻城之战、山地激战,有两军对弈中的白刃格斗、徒手交量,有一对一的巷战,还有牢狱中残酷的审讯等等。一部写军事情感题材的作品,不能是只为写情感而写情感,一定还要有火药味,这就是文戏武戏相兼,而《红色绝恋》在这方面拿捏得恰到好处。

细读《红色绝恋》,你会发现在胡宝军冷峻的笔调中,其实蕴涵着柔和的心,所以他能够写出《红色绝恋》中的生离死别,刻骨铭心的情感戏。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