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确对待失眠 要让自己睡好首先得允许失眠

2017-03-20 09:14:2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金伟巍/文 陈静/图

睡眠是人体的一种自动过程,帮助我们恢复精神和解除疲劳。充足的睡眠、均衡的饮食和适当的运动,是国际社会公认的三项健康标准。然而,睡个好觉不是易事,很多人常年被失眠困扰,严重影响到生活。明天是“世界睡眠日”,让我们一起关注睡眠,了解睡眠,让自己睡个好觉。

案例一

越想睡觉往往越睡不好觉

36岁的王女士,从事护理工作,被失眠问题困扰了3个月。自3个月前母亲去世,她就陷入失眠状态,一到天黑时就开始为睡眠担心,就怕又是一个难熬的失眠之夜。结果是,经常出现预期的状况,每晚重复着同样痛苦的折磨。

王女士开始时强迫自己入睡,不断在心中跟自己说:“快睡……快睡……”但适得其反,她越是努力睡觉,就越是清醒、紧张和焦躁。本来,她有运动的习惯,但失眠使她疲惫不堪,因此,只能停止锻炼。

王女士尝试晚上早点上床,白天一有时间就卧床休息,周末刻意睡懒觉,希望把失眠所失去的睡眠补回来,但这似乎让每天的睡眠更糟。她感到非常绝望,开始在睡前喝杯红酒或吃安眠药,但疗效持续的时间非常短暂,还出现早醒、恶梦。

就这样,王女士整日想着睡觉,加上工作中的种种压力,她的失眠问题更加严重。近来,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患上了心理疾病而到心理卫生科求诊。医生通过详细地询问病史、精神检查、必要的身体检查以及心理评估,最后告诉她:“你患的是失眠恐惧。”

案例二

想着大不了不睡了,反而睡着了

28岁的市民张先生曾经被失眠问题困扰和折磨十余年。每当预知第二天有重要的事情时,如期考、高考、出差、开会等重要事情的时候,他就会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这关系到自己的形象与前途的问题,睡不好就做不好第二天的事情,形象也差,往往就这样失眠。最严重的一次是几天几夜完全没有入睡,当时痛苦的心情可想而知。

“最后我放弃了,这辈子睡不着就算了,最严重的不就是死吗?当我抱着一死态度的时候,那晚我居然睡着了。”张先生说,从此,每当他睡不着的时候,他就顺其自然地躺着,或看些书,想着就是睡不着也不要紧,缺少几天睡眠对身体影响也不大。因为他想起自己尊敬的一位老师,他便是如此,每天晚上就睡四五个小时,第二天精神依然很好。

张先生的感悟是,对付失眠的办法,就是顺其自然,允许自己睡不着,接纳睡不着的状态,反正死不了。

睡觉是件无法主观强求的事

以上案例都是台州医院心理卫生科副主任医师包祖晓在门诊中遇到的,他表示,大部分失眠者都经历过类似王女士、张先生的痛苦,他们整天生活在对失眠无穷无尽的焦虑之中,担心失眠对身体和生活带来影响。对大多数非失眠者来说,上床睡觉是一种令人愉悦的经历,但对于失眠者来说,上床意味着噩耗。

包祖晓介绍,其实,睡眠过程与心跳、呼吸、大小便的过程类似,是自然的生理现象,它不受自主意识的控制,你越是强求自己睡觉,头脑就会越清醒。反之,如果放下自我强求,不去关注睡觉问题,睡眠就会不请自来。

要让自己睡得好,首先患者要明白,睡眠不受自主意识控制,每个人都有偶尔睡不着的时候,尤其当你心里有事时更是如此。睡不着的时候,先要接受自己当下这个状态,知道这个现象的发生是“正常的”。然后把注意力专注于与睡眠无关的对象上,你可以睁眼看着天花板,也可以专注于呼吸,甚至是跟着伴侣打呼噜……

“不管内心是否出现恐惧、着急或是焦虑,你只要如此去做就行。不管有没有睡着,第二天准时起床,做该做的事。”包祖晓说,不管你已经失眠多长时间了,都建议按照上述的办法去做。

走出只靠药物治疗失眠的误区

包祖晓遇到过一位失眠者周先生,50多岁,失眠病史有20多年,反复求医,不断服药。用他自己的话说,“世界上能治失眠的药我都服过”,但睡眠状况仍然不满意。

2013年,他来到台州医院心理卫生科求治,心理评估提示其存在“神经症人格”,医生告诉他药物治疗不是长久之计。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周先生摆脱了药物。他以为自己的失眠治好了,也就中断了心理咨询。

2015年,周先生再次就诊。一查他的病历记录,包祖晓惊讶地发现,他当时在服用5种与睡眠治疗有关的药物,但睡眠仍然时好时坏。

类似周先生这样的情况在各大医院的门诊都大量存在。包祖晓认为,这种情况的持续存在与目前“下诊断-开药”的医疗模式有关。对于许多医生来说,有了诊断名称就方便开药,所以无需细究失眠的原因以及失眠背后的生活、人生问题,他们给失眠者开“安神药”或“镇静药”,给伴焦虑者开抗焦虑药,给伴抑郁者开抗抑郁药……如果病人对这个药没反应,医生往往会采取换药或加用另一种药的措施。就这样,一个失眠病人的治疗药物可能越用越多。他就曾遇到一位失眠者同时服用8种药物,但疗效仍然较差。

其实,失眠不是一种病,它是一种症状或者是潜意识所发出的告诫,提醒我们去处理生命过程中积存的各种问题;睡眠是衡量个体处理孤独、死亡恐惧、自由与限制、无意义等“存在性”困境的绝佳标准。因此,失眠的治疗还需要靠正念,学习与生命黑夜面(指无意识、感受、非理性等右脑思维方面的内容)和解,放下所有控制、所有意图、所有主动的干预,心甘情愿地接受未知的世界。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