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临海法院副院长林朝晖因公牺牲在工作岗位上

2017-09-07 09:35:5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高波/文 周玉瑶 王嘉/图

林朝晖(左)在临海人民法院杜桥巡回法庭成立仪式上。

“那天你决定独自离去/永不回头的旅行/写信给你/却又从何说起;岁月带走你的旧东西/记忆却无法抹去/难以呼吸/我沉没在泪里……”这首写给父亲的歌,22岁的林子路谱了一半曲子,每次试着唱,却总哽咽着唱不出来。20多天前,林子路的父亲林朝晖因公牺牲在工作岗位上,同样爱好音乐、喜欢唱歌的父子俩再也不能弹着吉他和声对唱了。

副院长家的客厅,摆了三台电风扇

昨天上午,记者前往林朝晖家采访,穿过后塘路,7座的别克商务车在旧小区的弄堂里,费劲地七拐八弯。

敲开房门,林朝晖的妻子郑慧让大家进了屋,客厅里摆了三台电扇,对着客人坐的沙发吹着。虽然早捱过三伏天,但主客加起来七八个人挤一屋里,仍是又热又闷。

坐下来聊丈夫时,一直控制着情绪的郑慧又抹起了眼泪,低头站在妈妈身边的林子路也眼圈红红。

“那个位置是他的‘专座’,每次下班一回家,就躺在那儿,一个人‘霸占’一台电扇,我用黑色那台,另外一台是他走后,从他办公室里拿回来的。”郑慧指着转角沙发的外侧,怔怔地顾自回忆。记者看到,沙发前面的电视机柜边摆着一台红色的“小鸭”牌电扇,还有两盆蒙了尘的塑料花。

因为工作忙,林朝晖一回家,总喜欢躺在沙发上看书看电视,客厅里也没装空调。“他说人若不出汗就要生病,电扇吹吹就蛮好。”郑慧说。

52岁的林朝晖是临海法院副院长,但这套住了15年的二手房,实在让人难以想象是一名正科级干部的居所。书房里除了一柜子专业的法学书,还有一台工作电脑,配着15寸的显示器。

爱文艺、爱健身,却对房子车子没兴趣

林子路喜欢唱歌,自个儿能作曲填词,还拿过外文歌曲全国比赛冠军;而在临海法院同事写给林朝晖的回忆录里,年轻时的林朝晖形象,也是拿着吉他自弹自唱、自编自演的“型男”模样。

除了喜欢唱歌,林朝晖工作之余最大的爱好便是健身。跟林朝晖要好的朋友,都知道他的生活规律,下班后要去游泳半个钟头,再回家陪家人吃饭。其小学同学林海龙在电话里告诉记者,十几年前,林朝晖就拉着他去健身房锻炼,自己拗不过,去了一个月左右就放弃了,结果他直到现在还在坚持。

“他做书记员,怕字写不好别人笑,就拼命练字,也是一直练到现在,还隔三差五写些发表不了的小文章,我们这帮同学里头,像他这样的也少了。”林海龙说。

林朝晖出事前,不知是工作忙还是身体原因,大概有半个月时间没去游泳。“那段时间,他回家躺沙发上也不看书,就说挺累的,有时候就躺沙发上睡着了。”说到这儿,郑慧眼泪再次决堤,“平时身体都挺好的,要是我早点发现他身体不对劲,或许就没这回事了。”

喜欢读书、健身,但在物质上,林朝晖并没什么追求。家里买过两次车,第一次是辆二手普桑,经常路上抛锚,林朝晖也不在意;郑慧看不过去,偷偷和外甥去路桥淘了辆二手别克,花了7万块钱,“新车”钥匙交给丈夫时,林朝晖还舍不得他那台老伙计。

分管交通巡回法庭,母亲出车祸时“一声不吭”

林朝晖是个孝子,父亲6年前去世后,就将母亲接过来一起住;母亲喜欢吃面,郑慧就时常煮面吃,等丈夫游泳回来时,林朝晖扒得唏哩呼噜,心满意足。

去年下半年,林朝晖母亲出事故,在路边被车撞了,事故在交通巡回法庭调解,而临海的交通巡回法庭,就是林朝晖分管的。

家里两个妹妹知道这事,让哥哥打个招呼,毕竟行人是受害者,肇事司机还能报保险。这原本就算不得上纲上线的事,家人觉得林朝晖对母亲好,这事儿总不会摆“臭架子”。

然而事故处理下来后,一家人大跌眼镜,林朝晖母亲也分担一部分责任,自行负担这部分医药费。

实际上只有郑慧知道,这事情丈夫压根儿没跟任何同事说,“他说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这种利益关系的事他去插一手,工作就没法做了。”郑慧说。

在林朝晖办公室,办公桌上还叠着厚厚的卷宗,司法改革启动后,林朝晖遴选为临海法院首批员额法官,同时,作为副院长林朝晖也要处理分管业务的行政事务,出事前两个月,林朝晖共收到47个案件,直到他离世前,已经审结20多个,然而剩下20多宗案卷,林朝晖再也翻阅不到了。

新闻链接:林朝晖,男,汉族,黄岩人,1965年1月出生,农工党党员。8月10日,林朝晖同志在办公室因身体原因引发猝死,年仅52岁。(据临海市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