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蒲华:临海诗札

2010-04-09 10:20:28  来源:临海新闻网   龚泽华

 蒲华,晚清杰出书画家,“上海画派”创始人之一。蒲华最善画竹,粗枝大叶,竹叶如掌,竹竿通天,饱墨饱水,淋漓尽致;画山水则大气磅礴,苍浑古朴,元神具足。吴昌硕说蒲华画竹,“墨沉淋漓,竹叶如掌,萧萧飒飒,如疾风振林,听之有声,思之成咏”。黄宾虹称赞蒲华为“海上名家蒲作英,山水为胜,虽粗不犷”。

 1865年蒲华来台州担任幕僚,1894年赴沪,居台州30年。这30年蒲华以诗书画三绝游幕,结交当地名士,相互酬唱,留下不少即兴诗作,还有许多题画诗。诚如吴昌硕所说,其诗作“不解思索,援笔立就,疏荡之气,播为天籁”。

 临海府治,蒲华结交颇多,留下诗作亦多,今摘录如下,难免有所遗珠。

 丙寅年(1866),蒲华为巾子山望江楼题联:柏露堪教凉鹤警,松涛还引水声听。

 五月为好友黄瑞秋籁阁题联:检书烧烛短,看剑引杯长。又为《秋籁阁印谱》题诗:千秋文字堪金石,一片仙心自古今。久历冰霜成铁骨,他山攻玉更情深。又为他作草书《秋睡》绝句。黄瑞,临海人,著名金石篆刻家。

 同年游临海,宿马葵臣“台书楼”赋诗:

 江天雨过夜生凉,楼外群山暮霭苍。

 无限白云流几席,多情红友引壶觞。

 壁书腴味参文字,匣剑寒辉照热肠。

 为问灯前双顾影,不堪搔首夜茫茫。

 葵臣即马承燧,临海秀才。

 临海何春号雷溪,善山水,无匠气。蒲华见何春所绘《渔樵耕读图》颇佳,即题诗其上云:钓竿划破一溪云,隔岸归樵向夕曛。勒马劝耕人不到,四庭阒寂读奇文。

 十一月为朱日升画《四君子》题诗:梅,“清到无言君自知。”兰,“空山无人,水流花开。”竹,“潇湘夜雨。”菊,“种菊篱根一尺强,重阳过后始闻香。朝呼稚子和霜折,分得秋容到草堂。”朱日升字朗山,军功出身,当时为临海知县。

 庚午年(1870),陈桂参加浙江乡试,蒲华同客杭州,并为写《仿襄阳烟雨山水》横幅,题诗:高楼静夜墨花飞,米老烟云我化机。几辈壮游计诗累尺,江山风雨湿人衣。陈桂临海人、秀才。

 壬申年(1872),黄岩王咏霓访宁波东门蒲华寓所,出小雷女史所制东湖胜景图册,嘱画湖山寻梦图。蒲华为先画湖山寻梦一页,状临海东湖及巾山、灵江景色,近景为巾山、小固山,两山之城垣隐约;中景为东湖,湖亭高耸,赤栏近岸;远景为一带远山,云树依依。后几页题绝句四首:“巾峰惯踏翠微秋,北固山巅几命俦。别有东湖好风景,樵云浣月酒人舟。”“酒龙侍虎隔关山,十载论交意气间。每欲重游嗟未得,几时湖水照欢颜。”“万山毓秀多奇士,生愧粗才共放吟。劝我读书言在耳,中郎风度感人琴(蔡仲吹为东湖书院院长,时临别赠言,劝蒲华读书应试)。”“遨游乘兴每忘家,耽玩灵江月影斜。争似任翻咏幽独,湖无清梦绕烟霞。”

 癸未年(1883)春,为傅啸生书四言联:外无长物,内有残书。

 辛卯年(1891),蒲华曾客居临海大石藏书家许达 家,为主人作《松阴勘书图》,并赠诗于许:大石山翠扑书几,修竹座中兀佳士。琳琅万轴真可喜,试作百城南面视。有福读书期卓尔,千秋高志空山里。况复搜罗周远迩,抱残守缺良有以。元亭问字许停履,他时放棹中渡水。

 1892年春,为许达 书行书联:修竹座中兀佳士,阆苑花前是醉乡。

 1895年蒲华定居上海,声名大噪,许多台州旧识都专程去看望他。蒲华总是盛情款待,以诗画相赠。

 蒲华在台州只是客籍,但居留之久,熟人必多。据民国时临海戴勖屏老人的手册,就录有蒲华《送诗赠兰谷归日本》一诗:“蓬叶快 风,海天东复东。行踪轻万里,觉苑重三公。契佛拈花笑,摹唐琢句工。离愁何处着,五蕴想皆空。

 蒲华还有不少题画诗,因难考证为蒲华自作,未录。从现在札录的诗作来看,诚如周斌所说,“磊磊落落,无人间烟火味。片鳞只羽,已自倾心。”蒲华为临海留诗虽不多,但首首如明珠,为临海山水人情大添光彩。他的诗作,给我们留下了“豪横人间笔一枝”的具有台州式硬气的文人形象。

责任编辑:雍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