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罗雪华:超越血缘关系的母爱

2006-01-04 10:53:51  来源:台州晚报   余海鸥

  我与这孩子有缘

  2001年4月的一天早上,罗雪华经营的餐馆前,突然出现一个被遗弃的女弃婴。

  白白胖胖的脸,清秀的面容,躺在襁褓中的孩子是那么可爱。襁褓中夹着一张小纸条,写着孩子的生日。这孩子才出生40多天。

  孩子张开了眼,望着罗雪华。从没想过要孩子的罗雪华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她要留下这个孩子。“我与这孩子有缘,她一见到我的眼神就把我看作是她的妈妈。这是上天给我的礼物!”

  罗雪华马上就把孩子抱回了家,但她的丈夫陆仙春坚决不同意。很少吵架的夫妻俩那天大吵了一场,陆仙春提出,如果你收留了这孩子,我俩就离婚。

  罗雪华打电话叫来了娘家人,希望他们能帮着做通丈夫的思想工作,但娘家人也坚决反对她收养孩子。

  “我已经把她抱回家了,不忍心再把她送出去。只要用心去抚养、呵护她,亲生不亲生有什么两样。”这个才躺在襁褓中的女孩,命运就这样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地改变,她有了自己的新家,也有了自己的名字———陆陆。

  丈夫自然不会离开雪华,他只是不希望雪华收养孩子。但见到雪华如此坚决地把孩子留了下来,仙春也就让了步。“现在,仙春疼小陆陆,比我还要厉害。”

  餐馆里雇佣的一个伙计过了些日子才告诉她,这是他江西老表的孩子,他们想要个男孩,又得知她还没有孩子,家境又不错,就将孩子放在了她的餐馆门口。

  我不信小陆陆的病治不好

  小陆陆的到来给罗雪华一家带来了欢乐。就在罗雪华一家全身心地接纳了小陆陆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劫难降临到了这户善良的人家。

  2001年5月,在被罗雪华收养一个多月后,小陆陆被一种罕见的怪病缠上了———5月15日,小陆陆去医院打了预防针,两天后,小陆陆突然开始变瘦,脸色发黄。罗雪华抱着小陆陆去当地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是小陆陆的血红蛋白只有正常人的1/3左右。

  医生说,这么小的孩子,就得了血液病,有生命危险,需要紧急抢救。罗雪华哭着对医生说,不管花多少钱,你用最好的药,一定要把她救过来。

  小陆陆被抢救了回来。但当地医院没有见到过这种病,也说不出小陆陆到底得了什么病。罗雪华带着小陆陆来到上海新华医院。那里的医生告诉她,小陆陆得的是“铁粒幼细胞性贫血症”,这种病目前在国内外都极为罕见,而在中国目前发现的仅此一例,更没有过治愈的经验。

  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劝罗雪华放弃。治疗小陆陆的病已经不单纯是钱的问题,关键是在中国没有成功的前例。一位专家帮罗雪华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告诉她说,像小陆陆这样的病,在全球只遇到过10例,其中有两例治疗失败,其余8例被治愈。

  罗雪华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她却坚信全球一体,“外国既然有治愈的先例,我就不信小陆陆治不好。”

  2002年,小陆陆刚满一岁,罗雪华和丈夫却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为小陆陆办理独生子女证。

  病态的小陆陆却是异常得聪明。她八九个月大就会学着喊人,10个月大就能跟着电视哼哼儿歌;罗雪华的妹妹生了小孩,小陆陆就对照管自己的外婆说:外婆,您去照顾姨妈吧,不用管我;仙春出海回来,在沙发上睡着了,小陆陆就把电视关了,拖来被子盖在爸爸的身上,还用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小声地说:你们不要讲话,爸爸睡了……

  这一切,让罗雪华非常高兴,更让她坚定了信念:一定要让小陆陆健康地活下去。

  小陆陆的病,治下去只有人财两空

  为了治小陆陆的病,罗雪华跑遍了杭州、上海、广州、武汉,并且与北京、天津的血液专家取得了联系。然而,大医院的医生也劝罗雪华放弃。他们告诉罗雪华,这样治下去,最终结果只能是人财两空。

  在大医院的医生劝她放弃之后,罗雪华带着小陆陆回到了台州。为能全身心地照顾小陆陆,罗雪华毅然将小餐馆盘给了别人。

  小陆陆血液中的含铁量远远超出正常标准,靠她自身的造血功能已无法维持生命。罗雪华需要每个月去医院为小陆陆输血。这一输就是5年。

  造血功能的障碍使小陆陆的脏器也受到了损坏,她的抵抗力变得极差。罗雪华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一旦小陆陆感冒了,那绝对是个大病,高烧不退,眼睛翻白,十分吓人。“现在我连陆陆打个喷嚏都害怕。”

  罗雪华已经花完了多年的积蓄。她不愿意放弃对小陆陆的治疗,于是开始向姐妹和父母借钱。后来父母和姐妹的钱也告急了,罗雪华把心一横,开始参加“抬会”,这是一种当地的民间借贷,利息比银行高数倍。一次,小陆陆又生了病,罗雪华心里一急,来不及与仙春商量,就把自家的三层楼房租掉了一层。这条路走通了,她后来又租掉了一层。

  为了不让丈夫担心,罗雪华一直隐瞒着小陆陆的真实病情。她告诉丈夫,孩子只是体质差,过了3岁就会好起来。

  直到2004年2月,台州电视台报道了罗雪华的事迹后,她的丈夫才知道女儿的真正病情。夫妻俩又吵了一架。这次是罗雪华退让了,为了小陆陆,她需要丈夫的支持。

  从此,仙春每次出海归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挣来的钱交给雪华,让她给小陆陆治病。罗雪华告诉记者,仙春比自己还要疼爱这个孩子。为了带小陆陆去看病,仙春出海十几天回来一趟,雪华经常不在家。“人家都说,仙春就像没有我这个老婆一样。”

  2004年的一天,罗雪华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丈夫高兴极了,小陆陆也非常高兴,指着罗雪华的肚子说:“妈妈生个小弟弟。”然而,37岁的罗雪华却哭了:“如果生了自己的孩子,谁来带小陆陆啊?”她和仙春商量了多次,最终决定流产。

  到目前为止,为了给小陆陆治疗,罗雪华已经花费了40多万元。“仙春说了,如果钱再不够,就把这房子卖了,也要给小陆陆治病。”

  罗雪华的妹妹说,为了照顾小陆陆,姐姐瘦了许多。为了帮助姐姐,她和几个姐妹以及父母经常到雪华家,也都围着小陆陆转,与雪华一起,呵护着小陆陆那随时可能失去的脆弱生命。

  罗雪华感动了所有人,唯一没能感动的是小陆陆的亲生父母

  罗雪华知道,小陆陆的病通过骨髓移植可能会治愈,而亲姐妹的配对成功率是最高的。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罗雪华得知小陆陆还有个亲姐姐,她马上与陆陆的亲生父母联系,希望能让小陆陆的姐姐来进行骨髓配对。然而,小陆陆的亲外婆以死相逼,坚决不同意。罗雪华欲哭无泪,只得作罢。

  2005年3月,罗雪华在家人陪同下,带着小陆陆再次来到广州。医生告诉她,要从根本上治愈小陆陆的病,最好的办法是采用造血干细胞移植。小陆陆如果有同胞兄妹,可以进行骨髓配对;或者她的亲生父母再次怀孕,可以通过脐带血找到一些造血干细胞源。

  前者已被拒绝,后者让罗雪华又多了一线希望。在得知小陆陆的亲生母亲又怀孕了,而且再过1个月就要生产这个消息时,罗雪华将小陆陆托付给家人,自己踏上了前往江西的火车。

  罗雪华并不清楚小陆陆亲生父母的具体地址,只依稀记得那位伙计曾提及他们是江西崇仁县人。一路颠簸,罗雪华来到了崇仁。当地电信局被罗雪华的真情所感动,帮她查到了小陆陆亲生父亲曾用过的一个固定电话所在地———崇仁县某乡某村,户主叫章某。而他,正是小陆陆的亲伯伯。

  在章某家,罗雪华知道小陆陆的亲生母亲并没有临产。章某最终被罗雪华说动,帮忙拨通了小陆陆亲外婆家的电话。谁知小陆陆的外婆在电话的那一头大骂罗雪华,责怪罗雪华不该打扰她女儿。对着电话机,罗雪华失声痛哭。从下午1时到5时,罗雪华一直等着。事后得知,小陆陆的亲生父母就在旁边的房间里,他们就是不愿意出来与罗雪华见面。

  正当她要离开村子的时候,章某打来电话:小陆陆的亲生父母同意去广州生产,但是要她付1万元“补偿费”。为了小陆陆,罗雪华同意付费。

  半个月后,小陆陆的亲生母亲生下了一个男孩。遗憾的是,脐带血和小陆陆的配对没有成功。

  一网友在看了电视片《母爱无言》后,在网上留下了一个贴子:“罗雪华感动了上苍,感动了所有人,唯一没能感动的是小陆陆的亲生父母,他们眼中只有那区区1万块钱。”

  最大的愿望就是小陆陆的移植手术能够成功

  2005年6月12日,小陆陆脐血移植手术所需的脐血在浙江省的脐血库中配对成功;与此同时,许多人联系罗雪华,表示小陆陆如果做骨髓移植,只要能配对成功,都会捐献自己的骨髓。

  爱华控股集团董事长项道铨被罗雪华的事迹深深打动,他曾多次与国外专家联系有无治疗铁粒幼红细胞贫血的药品。在项道铨得知小陆陆需要巨额手术费后,立即拿着30万元现金来到椒江区慈善总会,由慈善总会转交给罗雪华,作为小陆陆的手术费用。

  上个月,罗雪华带着陆陆来到上海新华医院,并在上海一工地里找到了正在打工的陆陆的亲生父母。在上海,医生对陆陆和她的亲生父母3人做了骨髓检测。

  医院的检测结果,要过些日子才能够出来。“现在就等陆陆的亲姐姐。等她放假后,做个骨髓配对,如果配得上,就可以做手术了。”罗雪华说,如果她的外婆不让她来,江西电视台会与当地政府取得联系,让政府出面,带陆陆的姐姐过来。

  元旦前,记者再次来到罗雪华家的时候,她正陪着小陆陆玩游戏。看到记者,陆陆没有一点陌生的感觉。她说:“如果移植成功了,我就可以上学了,可以到爸爸的船上看一看了,可以晚上出去到公园玩了,可以做许多事情了。”而眼下的小陆陆,由于免疫功能太弱,不能到公共场所去,否则极容易交叉感染。

  罗雪华说:“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小陆陆的移植手术能够成功。一旦手术失败,小陆陆就再也回不来了。”罗雪华把小陆陆紧紧地抱在怀里,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

责任编辑:刘锦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