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三国演义》、《水浒传》中的台州人物

2013-06-24 13:20:50  来源:中国台州网   陆晓明

中国台州网6月24日讯《三国演义》根据史书《三国志》改编,中间加了很多虚构的人物,但主要人物历史上大多数是真实存在的。《三国演义》一百二十回(最后一回):靓谓悌曰:“东吴危矣,何不遁去?”悌垂泣曰:“吴之将亡,贤愚共知;今若君臣毕降,无一人死于国难,不亦辱乎!”诸葛靓亦垂泣而去。张悌与沈莹挥兵抵敌,晋兵一齐围之。周旨首先杀入吴营。张悌独奋力搏战,死于乱军之中。沈莹被周旨所杀。沈莹,三国时期吴国人,生前曾为临海郡和丹阳郡(今南京市东南)太守。死于晋太康元年(280),即司马炎称帝那年。

 张悌,三国·吴章安人。少为诸葛恪(诸葛亮兄诸葛瑾的儿子)所赏识,历事吴主孙休、孙皓,以陆凯荐,累官军师、拜丞相(《南宋赤城志》)。吴主皓天纪四年(280),晋兵克江陵,孙皓派张悌督战,沈莹、诸葛靓(诸葛亮族侄)率军三万渡江接战,与晋军周浚战于板桥,吴兵大败,诸葛靓请悌退,悌答;我少年时就为你家诸葛恪丞相所赏识提拔,只怕不能以死效忠国家,而辜负贤相的知顾之恩,现以身殉社稷,无憾啊。诸葛靓涕泣而去(归隐乡里),张悌血战至最后,为晋军所杀。

公元280年,左将军沈莹与右将军诸葛靓一起协同丞相张悌,出兵牛渚以接应吴国的都督伍延。晋军攻势很猛,吴军人心涣散望风而降,伍延制止不住,被俘而死。沈莹建议不可渡江,以逸待劳与敌决战或许能胜,否则,一旦失败,则吴不保。话音未落。忽报晋军已顺江而来,势不可挡。在生死关头,沈莹与张悌选择为国殉职,战死沙场,不作逃遁计。

沈莹战死沙场,向人展示了军人的忠勇和无畏,其《临海水土异物志》弥补了《三国志.吴志》对台湾记载的不足,成为台湾有明确纪年的标志,为他赢得了千秋功名。

《水浒传》是根据《宋史》、《大宋宣和遗事》改编,宋江起义军历史上有,但只有36好汉,并没有108个人物,其中很多人物也是虚构的。《水浒传》中有些情节,在历史上是有真人真事的。《水浒传》真实的台州人物为仙居吕师囊。吕师囊在《水浒传》中被描述为:“歙州人氏,当地富户。幼年曾读兵书战策,惯使一条丈八蛇矛,武艺出众,为方腊手下第八猛将。因献钱粮与方腊,被方腊封为伪东厅枢密使,守卫润州(今镇江)”。《水浒传》第九十一回至第九十三回对吕师囊与宋军的战斗情景都有描写:吕师囊手下有十二个统制官,名号江南十二神。润州失守后,吕师囊率残部逃亡路上在丹徒县、常州府、无锡县屡战屡败,最后逃回苏州。在引兵前去重夺无锡时,与宋军展开争斗,被梁山马军之一的八骠骑金枪将徐宁所杀。

吕师囊(1083—1121),仙居十四都(今白塔镇吕桥头村)吕高田村人。初为摩尼教首领,常“散金于人”,扶贫济困;“人有急,辄为排解”,有“信陵君再世”之称,不少人直称呼他为“信陵君”。

北宋宣和二年(1120),仙居大旱,遍地饥民。宣和三年春,饥荒更趋严重,官府四出催逼税赋。三月十日,吕师囊和白塔一带百姓千余人被征给县署送粮。到下石井渡口时,又饿又累,要求小歇,反遭押粮官的毒打。吕师囊忍无可忍,跃上一处高坎,挥臂怒吼:“逢此饥岁,官输民粮,乃天公地道,今反向民敲骨吸髓,天理何在耶?!”教友吕助乘机传播:“方见师囊水影已冠紫金,服龙袍,乃真天子王者兆也!”众起响应,打死押粮官,并散粮救饥。白塔寨巡检邹进、县尉徐默成率官兵前来镇压,被全歼。起义军当日破仙居城,宣布废“宣和”,以方腊年号“永乐”纪年。永康、永嘉一带百姓和教徒也纷纷响应,起义军很快发展到上万人,号称十万。

三月十三、十六日和四月初四日,吕师囊三次围攻台州,未克。四月十三日,挥师两路,攻取天台、黄岩县城。四月底,方腊在青溪帮源洞被捕。余部由其弟方七佛率领,退到黄岩与吕师囊起义军汇合。吕师囊率部给折可存、刘光等部宋军以迎头痛击,并攻克乐清县城。还会同青田起义农民攻打温州,重创宋军姚平仲、杨震等部。五月,江淮荆浙宣抚使童贯调15万“西北劲兵”镇压浙东义军,吕师囊部受压力越来越大,形势恶化。六月,义军被围困在黄岩硖石口,血战竟日,突围时军师吕助被俘牺牲。七月十六日,吕师囊联合永嘉义军俞道安部,再攻温州,围城36天,终因宋援军赶到而再次失利。俞道安在永宁山(永嘉县境)牺牲。义军在黄岩断头山(硖石口、断头山在黄岩西部山区,佛岭的军营溪,今称沙埠南岙溪,是宋军封锁吕部的驻扎营地)遭宋军折可存部围困,多英雄战死。吕师囊伤重跳崖被俘,解至临海,先被箭射,后遭裂尸。台郡贫苦百姓暗自痛哭不止。

吕师囊起义军被镇压后,童贯下令“赤其族”,对吕的族人和教友进行斩尽杀绝。吕高田全村被毁,血流成河。多年后,一些幸存者从逃亡地迁回,在原吕高田村东的韦姜溪桥头重建家园,名吕桥头。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