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狼人杀”:如何从社交游戏变成赚钱机器?

2017-11-16  08:53:2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商报   作者:沈海珠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这几年,“狼人杀”游戏俘虏了不少年轻群体。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往往原先小众的游戏一夜间就能变成国民游戏,“狼人杀”就是如此,凭着直播平台和综艺节目,正掀起新一波的游戏热潮,并横扫线上线下,从一款娱乐游戏,成为一个赚钱利器。近年来,台州不少桌游店凭借“狼人杀”游戏重新进入大众的视线。

年轻人的社交游戏

“金水”“盲毒”“旱跳”“查杀”……当听到身边有人在讲这些词时,几乎可以肯定,他们是“狼人杀”的忠粉。

这款多人参与,以语言描述推动、较量口才和分析判断能力的策略类桌面游戏在行进时要分为两大阵营,狼人和好人;好人方以投票为手段投死狼人获取最后胜利,狼人阵营则隐匿于好人中间,靠夜晚杀人及投票消灭好人方成员为获胜手段。

来自台州三门的叶宇翔是位媒体人,从“狼人杀”刚出现就开始涉足,现在25岁的他已是“狼人杀”资深玩家。他告诉记者,他刚开始接触的是“杀人游戏”(也是一种社交推理游戏),之后才转战到“狼人杀”游戏。

“‘杀人游戏’兴起比较早,‘狼人杀’是在原先的‘杀人游戏’基础上加入了狼人元素,两者的游戏机制相类似。相比之下,‘杀人游戏’更偏向于竞技,‘狼人杀’则更欢乐,角色更丰富,互动对比更强烈。”叶宇翔说。

彼时中国桌游市场正处于方兴未艾时期,玩桌游的群体只占少数,并以桌游“三国杀”为主。

相比“狼人杀”游戏,虽然“三国杀”组局容易,但人物众多、规则复杂,不易被大众接受。此时门槛相对较低的“狼人杀”开始在普通玩家,特别是女性玩家中普及起来。

对于众多“狼人杀”玩家来说,这个游戏不仅能锻炼思维,提高口才,还能与人充分地沟通交流,多样的角色设定,也是乐趣之一。

原先玩“杀人游戏”的三门人倪海浩现在也入了“狼坑”,对他来说,玩“狼人杀”最大的乐趣在于察言观色后的逻辑推理。“这个游戏虽然规则简单易上手,但富有变化,每局游戏的身份不同,玩家不同,过程和结果也不同,每次发言都要让自己的逻辑清晰,条例清楚,这正是乐趣所在。”

而对于今年3月刚“入坑”的大二学生“想想”来说,每次发言都是一次“表演”,特别是当自己是狼人时,要靠表演获取他人信任的过程总是让她心跳加速。

“狼人杀”本身就具有社交属性。当十几个人在一起玩时,聊着聊着陌生人就会变成朋友。“我身边就有几对情侣是通过‘狼人杀’认识的,我也可以交到新朋友。”叶宇翔说。

何以重燃

虽然“狼人杀”规则相对简单,但由于至少得10人才能组局,所以一直比较小众,而它从小众走向大众,也就是近两年。

它的火爆有些意外,究其原因,最重要的因素有两个:游戏直播平台和大流量网生综艺节目。

从《Lying Man》到《Panda Kill》再到《饭局的诱惑》……“狼人杀”主题的综艺节目在短短一年之内层出不穷。

如果说2015年末,战旗、熊猫等直播平台陆续推出的“狼人杀”直播节目带动的只是资深桌游用户,那么2016年9月推出的明星访谈节目《饭局的诱惑》则将这款游戏彻底推向大众。

记者采访了多名“狼人杀”玩家后,发现他们大部分都是近两年才开始入“狼坑”的。也有些原先“弃坑”了的玩家因为网络直播、综艺节目的兴起,重新燃起了玩“狼人杀”的激情。

“其实在三年前,我玩过‘狼人杀’。当时玩得人不多,直到看了综艺节目后,开始玩‘狼人杀’的人越来越多,我也重新开始玩这起来。”来自椒江的“想想”说,现在她经常会和朋友一起去桌游店度过闲暇时光。

事实证明,观众们不仅仅只是想看,更想参与体验到游戏中。一时间,大街小巷的桌游吧又“活”了过来。

线下桌游起死回生

其实“狼人杀”并不是一款新出的桌游,但一直游离于主流视线之外,不温不火地发展着。虽然桌游吧遍地开花,但专业的“狼人杀”桌游店却很少见。

记者向多名“狼人杀”玩家了解到,他们一般会约上三五好友直接在咖啡馆、茶餐厅“开杀”,由于没有专业的“狼人杀”店,他们更多是选在桌游吧里。

在桌游兴起时,那些跟风开的桌游吧更像是传统棋牌店,租个店面,放上几款流行的卡牌游戏,再提供茶点就算开张了,一些店里甚至还放上了普通的棋牌凑数。这样的桌游店并没有坚持多久。

“当时大部分桌游店的人均入场费在20元左右,但大量出现的同质化严重又缺少盈利点,桌游热潮一窝蜂过去后,大部分店都因难以维持生计而倒闭了。”位于椒江鑫泰街的润澜桌游吧的工作人员说。

不过,随着“狼人杀”的兴起,不少桌游吧重新引入这款游戏,这反倒让部分桌游吧有了“起死回生”之势。

2016年之后国内“狼人杀”市场迎来爆发式增长,线上和线下已经积累起近千万的“狼人杀”青年爱好者。从电竞圈开始,到网络综艺进行引流,“狼人杀”已成为了当下年轻人聚会交友最新潮的方式,各种形式的线下约“杀”不断。

“以前的桌游店更多的是桌游、电游、书店混合的模式,装修也远不如现在。直到JY Club在上海开业才真正将‘狼人杀’做成线下连锁店。”叶宇翔告诉记者,虽然台州很多桌游吧现在都可以玩“狼人杀”,但都兼营各类小型桌游和密室逃脱。

常年混迹各大桌游吧的倪海浩爱好“狼人杀”,却苦于市场上的桌游店兼营项目太多,空间限制玩起来不过瘾,今年7月,他开了家“狼人杀”店——Wolf House狼窝。

“我有自己的工作,开店完全是兴趣,每人8元/小时,25元玩一天,盈利不大,来店内消费的也都是‘狼人杀’圈里的熟人。除个别顾客一周来5次外,大部分都集中在周末,生意好的时候包间全都会被提前预定。”倪海浩说。

据了解,去桌游店玩“狼人杀”的年龄层主要集中在15到30岁,除了散客外,学生和25岁左右的上班族是最固定的主体。

线上线下抢“资源”

以往年轻人聚会是吃饭、看电影,但如今他们更爱喊上好友一起“狼人杀”。相比前者的花费,后者更为经济实惠,“狼人杀”也成为时下年轻人中流行的性价比极高的社交方式。

乘着这股热潮,各种桌游店好似尝到了“甜头”,但对专一只做“狼人杀”的店而言,情况却不乐观。

倪海浩晒了一下他从筹划开店到最终投入运营的账单,租金和装修占了大头,花费近13万元,加上桌游设备及日常支出等,前期投入就要十几万。

事实上,台州“狼人杀”市场远不如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虽然受众相比前几年有所增长,但对台州的桌游店而言,实在很难果腹。

“单靠人头费根本无法盈利,桌游店大多靠零食、饮料赚取薄利,近来好多地方都改良兼营‘狼人杀’了,人群分散更不利于像我们这样仅靠‘狼人杀’经营的线下店。”倪海浩说,此外,线上“狼人杀”APP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线下桌游吧的发展。

直播节目与手机游戏之间的天然联系让手游开发团队看到了的机会。从“Panda Kill”的第二季开始,一款名为“天天狼人杀”的手游就成为其冠名方。在节目带动下,不少人开始了解到这款手游。

2017年初,“狼人杀”手游市场一片繁荣,不完全统计,已有40多家同品类产品在竞争。

线上“狼人杀”无视空间距离,经济便捷。只要下载APP、注册、创建房间三步,前后不会超过3分钟,不用担心凑不齐人数,随时随地都可以玩。

但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少玩家更爱面杀。“这款游戏不面对面玩没意思,因为它本身就是一种社交形式。”叶宇翔说。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