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温岭大溪:20年断头路贯通记

2018-03-12 09:24:3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1月29日,温岭市大溪镇闸头村村民赵大伯在拆迁协议上郑重签字,标志着涉及12户18间房屋的闸头村旧村改造暨河滨路东延一期工程,以签约率100%完美收官。这不仅让断了近20年的河滨路彻底打通,也让这片老旧的城中村焕发出生机。目前,已拆除旧屋并安排宅基地6户10间,剩下的6户8间在年后拆除并安排宅基地。

一条不足6米小道夹在大路中间,一拖20年

河滨路对于大溪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这条双向四车道、宽约25米的大道,紧挨着大溪的母亲河——大溪河,政府大楼也坐落于此,还有一个设施比较齐全的休闲公园。然而,本应发挥风景带、集市区、便民点的河滨路,却受限于资金、指标、政策等历史原因,在与方山大道交界处东延至南嵩路这一段,变成了一条宽不足6米的“羊肠小道”,即使是两辆小轿车交会都很困难,更别提承载交通重任的其它运输工具,成了一条名副其实的断头路,而这一“断”就是近20个年头。

“我们也感觉很奇怪,一条大路到了这里就变成了小道,通行很不方便,对大溪的印象也会打点折扣。”在大溪打拼了10多年的湖北人何友勤,每次开车路过这一段,都会奇怪为何这条断头路这么久都没有打通。

此外,这条断头路所在区块,是闸头村为数不多的老旧区。区块的周围是现代化的小区、酒店和新民居,对比之下,老旧、低矮、破败的老屋显得尤其刺眼。

除了“面子”上不好看,旧村的“里子”也缺损严重。

“我们这几户的子女大多到了成家的年龄,但很多小伙、姑娘一看到这些老房子,都打了退堂鼓。”在这里土生土长的赵大爷愁容满面,担忧着子孙后代的未来。

旧村振兴从“改”开始,小城市建设不落一户

2017年大溪镇被列入“浙江省第三批小城市培育试点镇”后,该区块的“疑难杂症”被镇党委、政府列为破难攻坚第一方阵。经过大量的走访调研,邀请专家、社会各界代表把脉问诊,结合闸头村的历史和前景及镇域发展规划,该镇决定采用“旧村改造+河滨路东延改扩建+民生商业带构建”的方式,以“有机更新”的先进理念,开出了根治该“疑难杂症”的良方。

在该镇描绘的这张旧村发展蓝图上,一条投资约1500万元,规划长度约750米、宽度约24-30米的新河滨路,将连接方山大道和南嵩路;一所投资约3000万元的公办幼儿园,将坐落在拆迁区块附近。此外,由于该区块随着大溪河绵延,该镇正考虑结合“五水共治”,打造一条沿河景观带,让群众多一个休闲好去处。

大溪铁军再发力,攻坚破难惠民生

发展蓝图一绘就,该镇立即开启了与时间赛跑的攻坚破难模式。

该区块的整体改造,最难的一环依旧是绕不开的拆迁工作。“该区块的问题由来已久,各个拆迁户的家庭情况、经济状况、愿景诉求等各不相同,这样主客观交织的难题,确实困扰着拆迁工作。”虽然深感拆迁工作的艰辛,但旧城改造工作组仍然立下了“军令状”。

困难重重中,镇领导就这个项目跑了不下10次,听取拆迁户的困难并及时解决。在工作推进中,涌现了很多动人的故事。

闸头村党支部书记赵守良和镇机关干部一起,把拆迁工作的第一站,放在了多年老友赵老哥的身上。

赵老哥的两间房屋位于主道路的第一排,俗称街面屋。由于该屋价值比较大,原本就是拆迁的难点,可以放在后期攻坚,但赵守良认为,如果赵老哥第一个答应拆迁,那么对后面的工作肯定会有很大的帮助。于是,赵守良三天两头与赵老哥谈心,宣讲政策,分析改造项目对本村和全镇的影响。

起初,赵老哥并不领情。他觉得这么多年的朋友,却把自己列为第一个拆迁对象,丢面子,甚至好几次与赵守良争得面红耳赤,但这些都没让赵守良退却,因为他知道,第一步走不好,后面更会举步维艰,而且他知道自己的老友是个“条直”的人,只要把道理讲深、讲透,他肯定会答应。

功夫不负有心人。赵守良带着与赵老哥相熟的党员干部,给赵老哥做了一个多星期的工作,让赵老哥的思想通了。他没有提任何额外要求,就在协议书上签了名,成为第一个拆迁户。“拆迁后自己的房子会增值,周边的环境也会变好,也可以为村里和镇里的发展作贡献。”赵老哥说。

赵老哥开了一个好头,但由于一些主客观原因,让拆迁工作遭遇波折。最后签订协议的赵大伯,就是其中一例。

赵大伯在拆迁区块拥有两间房子,拆除后同样可以新建两间房子。但是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赵大伯担心老房子拆了后,无力建起新房。“我们多次夜里来到赵大伯家,给他讲解拆迁后的好处,尤其是新房建起来后,在根源上可以增加经济收入。”

针对赵大伯一家经济条件较差的难题,工作组发动赵大伯的亲戚及关系密切的村干部做工作。他们表示愿意为赵大伯提供经济上的帮助,让他把新房建起来。

就这样,赵大伯动心了,也想通了,终于在1月29日签了协议,也让整个拆迁工作完美收官。这个遗留了近20年的难题,在短短3个月就完成攻坚。

责任编辑:陈玲波
相关阅读